中国艺术教育上市品牌

股权号:204409

校友专访 | 专访18届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的校友柴皓

2019-05-10 14:32

 

 对话 18届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到了2018届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的校友柴皓同学,柴皓同学你好!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柴皓:嗨!大家好我是柴皓,我来自河北保定,今年25岁。
 
主持人:当时您是怎么来到黑光学习的呢?
 
柴皓:当时因为我的家庭也是从事摄影专业方面的工作,然后大学毕业以后也换过了几份工作,觉得还是对摄影艺术更感兴趣一些,但是并没有真正的系统化的学习过,没有真正的说是在哪里进修过,使自己的眼界有一个更高的提升。
 
所以后来在网上也选择了几家,但是比较来比较去,感觉还黑光在业内的口碑比较好,还有就是听过朋友介绍,觉得还是黑光的实力相对来说,更好一些,所以选择了黑光。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柴皓作品

主持人:那现在的话你已经是作为一个毕业生了,在学校学习期间,你感觉有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预期呢?
 
柴皓:刚开始来的时候前期还是一个小白,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每天都觉得自己收获满满。然后到中期的时候觉得每个老师拍的片子看起来都很很简单。
 
等到中后期的时候真正自己实际操作的时候又会觉得困难重重,又会求助很多的老师,然后找很多的参考,做很多的方案,然后再解决这个问题。
 
尤其到中后期的时候,真的会觉得好麻烦,就是很多难点自己都解决不了,等毕业后其实觉得,我觉得这还是一个自己逐渐提升的过程吧,然后反而觉得有了自己的一定的方向。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您当时的班主任是哪位老师呢?
 
柴皓:我当时的班主任是王宁老师。
 
主持人:像我们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是不是大部分同学都会有一个学习的疲惫期?
 
柴皓:是的,会有这样的疲惫期,因为毕竟用一年的时间,在学这个摄影课程嘛,我们的摄影课程内容很多,有人像、静物、航拍、人文、纪实、婚礼会议,各种就是需要学的方面好像感觉会非常的多,这一年囊括了几乎摄影行业当中所有的分类吧。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这一年的学习生活应该会觉得很充实吧?那在学习的过程中,你感觉自己学习的这一年时间里面,有没有一些让你感觉很有意思的事情?
 
柴皓:是的会有很充实的感觉,但是也有懈怠的时候,其实有很多次,有一次我们去山西做采风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接触摄影采风,当时也是由我们班主任王宁老师带我们一起去的。
 
我们大概从北京坐车到山西,我们去的是碛口古镇,它给人的感觉很古朴,我们去拍摄的人呢,是当地的一位村民,拍摄的这位村民并不普通,因为他有很多的电影拍摄和电视剧的拍摄经历,他的这个表演能力非常强,然后我们在拍摄他的过程当中,随随便便找一个地方,好像就都能拍出一张很好看的照片,体验感是非常强的。
 
主持人:那在拍摄过程中你们都学习到了什么吗?
 
柴皓:学习的东西还是很多的,会在拍摄的过程当中考虑很多的条件,因为之前在前期上课的时候,老师上课的时候会讲很多,快门的配合呀,然后选景的比例呀,还有这个调动被摄者的表情啊,考虑的因素很多。
 
但是真正到了那之后发现,我们有一个好的环境,还有一个表现欲很强的模特,那这些好像就通通都不用去考虑了,恨不得就一直在拍,我觉得那次拍摄随随便便拿出一张片子都非常的有成就感。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那次采风大概进行了多长时间呢?我能想象到大家去在采风拍摄的过程中应该还是非常有收获的,有没有出片子呢?
 
柴皓:我们的行程是七天,真正用来拍摄是有在四天左右吧。
 
我大概出了一些然后也有一些片子在18年的五月份,我们回来了之后在学校的影展上有展出。
 
这一年的学习过程当中,我最出乎意料的这个作品就是在还有三天即将毕业的时候,我跟我的微电影老师阿喜老师我们合作了一个藏红花的广告片拍摄。
 
其实当时在拍这个藏红花广告片的时候,也真的是突发奇想,没有真正说我筹备了很久,我要去拍这个来当作我的毕业作品,当时没有想过这些,只是觉得我有一朋友拜托我,想让我给他拍一点藏红花的静物视频。准备真的是很仓促,没有准备太多的东西。
 
当时我们还有最后三天课就要结业了,最后三天课程我们是视频剪辑课程,阿喜老师当时就问我们要不要拍完了自己剪,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好的事,然后我们就说那我们拍吧。
 
我们班当时真正参与拍摄的人,当时我在黑板上写了一下,大概有七个人,然后我们只有三天的课程,时间是非常紧的,最后我们跟阿喜老师商量,最终方案是我们用晚上的时间来拍摄,这样时间就会多出一个晚上的时间来。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其实我应该首先要感谢我的阿喜老师,因为他是在用他课程以外的时间在辅导我们拍摄这个藏红花的视频。我们在四点下课之后,进影棚从四点一直拍到了凌晨一点,当时我们的学校的门都锁了,后来我们出去的时候是跳窗户出去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到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记忆非常深刻的,为什么非常深刻呢,我特别觉得我的老师,对我们这帮学生的那种热情,对待拍摄这个过程的时候的那种认真态度,如果说这一条觉得不行,咔!好我们再重新来过,我们反反复复一共有十五个镜头,我们从四点多一直拍到了凌晨一点。
 
所以到第二天我们还要九点上课的时候走到教室里边看,那些昨天晚上我们拍过的素材,不知道为什么就非常的觉得有激情,而且非常期待我可以到第二天晚上看到我所拍摄出来的成品的广告片的效果,我们班所有人都很期待,因为我们前一天晚上都付出了很多很多,每一个人为此都很疲惫。
 
等我们真真正正到第二天下午我们要放学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就算是最后一天的课程了,我们也相继来说,大概都剪出来了,但是我还是不是很满意,后来我就又加班了两个小时。
 
最终视频剪辑完了,同样我在这个学校也毕业了。
 
当时我走的时候,那一天我记忆非常深刻,教室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我最后一个,我关上灯,把门关上,回头看了一眼,就走开了,回了宿舍,就这么一个过程。
 
我觉得,这个视频对我的个人意义来讲,更多的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交代,就是学了这一年,我学了一年的摄影,三个月的修图,我觉得我都没有做到我最最理想的学习状态,但是反而是这三天最后的三天,给自己留下了一个还算蛮对的住自己的一个作品,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总结,所以我还是对最后一次的这种拍摄是记忆犹新的。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就像我们刚刚已经聊到了,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毕业的学生了对吗,那已经是充满了力量,要去社会上摸爬滚打,对自己有没有一个职业规划呢?
 
柴皓:其实我的职业规划应该从我的家庭这个事业说起吧。
 
因为我当时来到黑光的时候,其实更多的想的是简简单单学点技术之后,回到家里边继承自己家里边这个事业,然后呢日子其实过的还算蛮安逸的,而且也不会那么的累,不会那么辛苦。
 
但是我来到了北京之后,遇到了很多的老师,也遇到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我们在这一年的学习过程当中,去798艺术区的次数是非常多的,我看到了很多艺术家的作品,感受是非常深的,但是在我们当地,是没有这些优质资源以及这些这么多艺术作品的。
 
所以我现在的想法有了新的改变,就是还想着继续留在北京,然后去吸收或者说去看更多的好的作品,认识更好的资源人脉,然后可以实现自己的一个小的目标,就是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工作室,也算是在北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虽然生活前期可能会苦一点累一点,但是我觉得这也算是对我的一种磨砺吧,而且这样会可以看得到更多的风景以及日出之后的彩虹。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那刚刚听到你说要自己开一个小工作室对吗,开工作室相信肯定是要有一个团队的,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这个团队了呢?
 
柴皓:其实我很感谢我的那一帮室友,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长处,有自己的优势,我们其实在没有毕业之前就有了自己的一个所谓的小工作室,就是以我们宿舍的编号,来命名我们的工作室,统一称为8010工作室。
 
我们这帮室友还真的是蛮给力的,所以也很感谢我能在黑光认识我这帮室友,我觉得这也是以后开我自己工作室的一个助力吧。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那想了解一下你们8010这个小工作室,有没有出现一些成果?
 
柴皓:像我的其中一个室友,他特别喜欢风光摄影,他的一些作品在发到微博上之后经常会被北京市的旅游景点的微博大V转发,所以也算是各有各的特长吧。
 
然后还有一个朋友,他是学化妆的,对影视毛发钩织这一块非常的有经验,他跟过两个剧组,然后还有一个哥们他是专门从事新娘妆这一块,所以我们这个8010在这个工作室其实也人才济济,就是从事的方向也还蛮全面的。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如果把工作室比喻成一座大厦的话,其实你这个地基已经是很扎实了对吗,有了这群兄弟。那对于你们这个工作室,有没有一个比如说五年期望十年期望的这样一个规划呢?
 
柴皓:也不能说很扎实吧,其实我觉得在未来,更多的好的工作室是人才与人才之间的竞争,所以我觉得在北京以后的日子里,还会遇上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对我个人来说的话,我觉得在五年之内,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应该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如果能在这个行业当中,崭露头角的话我觉得至少要有一定的积淀,这个积淀是由市场还有我们的这个大环境而决定的。
 
因为现在随着5G时代马上要来临了,人们关注的视频的点击量会越来越高涨,所以我想,以后我们的工作室是从事微视频这一块,按照着一个方向去走,然后带动静态的这种图片的发展。以视频为主然后静态的图片为辅。

黑光教育首席摄影师艺术班校友柴皓作品

主持人:希望你们这个工作室能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现在也是快要开学了,相信肯定以后还会有很多的学弟学妹们,想要成为像你一样的优秀的摄影师,也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那相信你在学习过程中也遇到过很多的问题,有哪些好的建议可以给到我们19年的学弟学妹们呢?
 
柴皓:其实在黑光这个学校,我也有很多的同学,他们目的性并不强,他们每天其实也都坐在教室里,但是他们就不太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每天没有自己的想要解决的问题。
 
我觉得更多的应该是每天在老师上课之前,要给自己布置一个小作业,那就是我明天去了我要干点什么,我要把我的哪一些计划完成,这样会每天你做什么事情会更有目的性,你就很明确,而不至于说每天在宿舍里睡大觉。
 
我在这一年的课程当中,我经常会半夜两三点被吵醒,原因是旁边的宿舍的兄弟可能在玩游戏,玩的非常的不亦乐乎,然后每天早晨,根本就看不到人影,然后一问在干什么是在睡觉,其实这样的时间耽误了大把,等真正毕业的时候你再回想起来,你会觉得很可惜,那段可以在黑光学习的日子。

Copyright©2018 北京黑光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艺术培训中心

京ICP备15057141号-2